x

独家专访|丰农控股董事长闫子铜:互联网农服怎么做?

农世界网     2019-09-28 来源:农世界网

丰农控股董事长 闫子铜

近日,丰农控股旗下最年轻的业务——农业AI平台“识农”即将年满一岁,这意味着丰农控股的“种学管卖投”5大业务体系已经运行一周年,我们采访了丰农控股董事长闫子铜(黑龙江人,1984年生,大丰收是他的第一次创业),对于互联网农服,他感触良多,我们来听听他的观点。

2019年过去的四分之三,对丰农控股来说,是值得祝贺的。新年伊始,旗下的投资公司“甲子启航”与惠州市仲恺区政府合作成立了总规模15亿的农业产业引导基金;3月,大丰收宣布完成C轮数亿元融资;6月,丰诚上品共建基地超过500家;8月,天天学农成立2周年之际完成第4轮融资;9月识农宣布柑橘病虫害和杂草识别率领先业界。

种植、培训、管理、销售、投资——5家公司共同构成的“种学管卖投”是国内第一个完整的互联网农服链条,丰农控股的经验值得借鉴。

丰农控股集团生态

  链条:丰农控股的互联网农服怎么做?

闫子铜认为,新概念新服务兴起是过去几年农服最明显的现象,以“天天学农”为代表的互联网农民职业教育培训服务,以“识农”为代表的互联网智慧农服工具等成为农服市场的扩容包。这背后代表了中国农服需求的深刻变化:

1、农服投入结构改革,随着头部用户数量的增长,传统的以农资为代表的实体投入模式正在转变成多元投入模式,知识投入、植保投入、经营管理投入迅速增长。

2、资金、技术、人才聚集速度快速提高,异业巨头争相涌入,带来更多技术和人才。天天学农的创始团队都不是做农业的,但从互联网跨界过来的他们也带来了新的看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角度。

以大丰收为例,作为丰农集团的老大哥,拥有5年服务经验,服务超过7000万亩土地的大丰收无疑是扎根农服领域最深的一个,闫子铜表示,农服无高低,但是有深浅

浅度农服最明显的就是概念快速叠加在各环节:种子、肥料、农药、农机装备,一次性的买卖都会在产品的基础上叠加农业服务,这样的农服就是浅农服或者说假农服。

大丰收有数百名每天在田间地头的植保服务专家,做起服务来仍然非常吃力,目前来说,农服仍然是个很重的部分。

大丰收农服

“我们只能想办法通过各类工具去减轻各个环节,从区域划分、人员轮转等等。识农在我们优化服务的过程中就是一个很好的减负工具,首先是能解决病虫害的识别、方案推荐等问题,种植户拿着手机去扫一扫就能得到答案;同时我们通过数据采集,能分析区域间病虫害的爆发情况,更合理的配置人员、制定植保方案。”

在另一边,天天学农也在探索更多重服务的内容。成立初期,天天学农曾将课程设置为:10-15分钟、图文音视搭配、知识点突出,简单易懂,课程整体学习体验非常轻。

随着头部用户需求的提高,天天学农的课程体系也逐步明确:围绕着专项技术和全年种植管理两个维度搭建,相比以往开发的技巧性、工具型小课,体系化课程更注重理论与经验的结合,帮助农民循序渐进地学习理解。

今年上半年,天天学农开始开设“线下实操班”、“线上训练营”“国际游学”等重内容重服务的课程。授课场景也从线上扩展到线下,客单价也从数十元飙升到数万元。

农服的发育还有另外一个明显的特征:反向定制服务兴起。天天学农目前已经在和多个产业聚集程度高、品牌化程度高的地区接触,筹备定制培训课程。

此外,用户发起的定制培训需求也值得关注,以天天学农的“农药经营许可证认证培训”为例,该课程的起源是多位用户在后台询问。

天天学农授课场景从线上扩展到线下

  变化:农业互联网庞大且多变怎么啃?

“流量下沉”提出2年,结果如何?拼多多市值超过京东,百度。肥了互联网零售,互联网农服仍然没有明显变化。这也是闫子铜感到困惑的地方,“流量下沉的进程和转向低于预期,一是流量下沉的进程开始放缓,二是流量大量转向非农领域,并未直接帮助农业;流量内容承载什么值得思考。”

我们可以从天天学农提供的一个数据看农业产业互联网庞大的一面。天天学农的一些客户,不仅购买针对C端用户的线上课程,同时也会购买价值6000元的修剪班、30000元的国外游学。

每一个高价值的C端代表的都是一个小B端。BC端的融合在别的产业里极其罕见,但是在农业里,每个环节都屡见不鲜。界限模糊的BC端极大地扩容了农业互联网的应用场景和市场总量。

闫子铜分析,农民职业教育成风口的原因之一,就是农民职业教育首次在教育行业统一了购买人、学习人、检测人、受益人,农民的学习动机和效果非常明确。

同时又因为农业的季节性和重复性,农民职业教育没有明显的年龄限制和阶段差异,品种一直在更新,市场一直在淘汰,成果验证也充满挑战。这是农业互联网多变的一面。

天天学农日本游学课程

农业互联网推进缓慢,闫子铜认为是核心变量被忽视了。农业农村农民,三农问题老大难,正解是农民,改变农民最直接有效的是提升其综合素质,农民技能就是三农问题的核心变量,互联网推广农业技术在整体农业投入里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投入比例,同时也没有得到相应的推广力度。

闫子铜认为深度参与是农业互联网的必走之路,不仅是大丰收、天天学农,丰农旗下的AI平台“识农”在病虫害、杂草上的数据已经到一定的规模,更大的服务想像空间有可能改变农业的部分生态。

同时在产品上行方面,“丰诚上品”也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“种学管卖投”已经显现出完整服务链的优势,同一个客户进来,产生的价值远远大于单点型服务。

农业产业互联网更大的价值在于实质性的互联网串联,目前市场热捧的物联网、水肥一体化大部分都是信息孤岛,构建互通互联的农业产业互联网路阻且长。